橙Q

对于TSN与ME的一点想法

被纵火者:

有加上一些角色的真人经历的元素来理解这段关系。也犹豫会不会逾矩,又洗脑自己,或许电影背后他们也这样来揣摩。
如果有理解不同很正常,愿意可以一起说一说。


Ⅰ.
这段感情是着赤忱的柔软的,天真的不知分寸。两个人都学不会像大人克制有礼的社交。mark毫不婉转的索求,wardo毫不体谅的开心终极俱乐部。他们因为这种天真的力量走到一起(投资主席和宅男geek的奇妙搭配),而这种天真的残忍也毁掉了他们。mark笃定一个优秀的商学生会不看那份合约签字觉得永远不会失去他,wardo自以为是即使制造了一次致命危机也不会被报复。他们都被宠坏了。被这个人的等待和有求必应,被那个人的妥协和特别对待。


被宠坏的小孩会得到教训。


Ⅱ.
mark和wardo对外总是相互维护。
他说着“哈佛投资协会会长”“我的CFO”“我最好的朋友”“一个暑假赚三十万”“不是wardo做的”“你没必要这么对他”
另一个总在“mark不在乎钱他需要被保护”“他没有盗窃创意”“sean会伤害mark”“我不是要说他作弊”。


他们内外一直分的挺清楚。
只是里面捅刀子会更疼。


Ⅲ.
他们都觉得“fb很酷”“fb会改变世界”“fb很了不起”“fb会成功”mark自己也这么想。
wardo觉得“mark需要这个”,没了。
所以他被left behind。


他是异类。他从一开始就不懂。wardo是,mark也是。倒也公平。


Ⅳ.
“你不知道这对我父亲意味着什么”
“我知道”


“还记得柯克兰窗户上的公式吗”
“我记得”


他撒谎,两次。


Ⅴ.
像爱德华多喜欢的一切一样,这个南美洲的孩子是甜蜜热烈的,也永远保留着这篇土地的疯狂迷幻。


他濡慕父辈兄长,会为庆典认真准备两套Prada,做新一代Old Money,他也从第一眼就为飓风着迷,连废墟都觉痛快,刚上路便失控撞毁数台法拉利,他只觉有趣来当笑谈。所以,马克不是他人生的意外,是理所当然。他永远爱那些他无法兼容的,应当远离的带着毁灭性的东西。


“他爱的若太近便会毁了他”。


或许在十四岁那个目睹飓风的迈阿密午后,命运已写好了注脚。


Ⅵ.
Mark并不快乐,在fb的那些重要时刻。


首次提出了fb的加勒比之夜门外,为fb拿到了50万风投,百万会员之夜,最后两个案子都将结束fb将全力航行。当他都不快乐都和那个人有关。怎么办,他们该怎么继续,当我的最看重与未来都无法与你分享。


后来FB终于上市,钟声为他而响。Mark会想起十五时之后的人吗,这次他会快乐吗。


Ⅶ.
他们争吵的部分我看的都特开心,特别质证会。一点儿都不有大厦将倾宴席俱往矣cp要拆伙的悲观。我也不能说清为啥这么个感受。
他们争吵,相互推诿责任,瞪圆眼睛不可思议的指责,稍微刻薄就委屈,压低声音去质问,也试图用小动作制止某些攻击,装作满不在乎,掩耳盗铃一叶障目。我就是很开心,我哈哈哈哈大笑。
他们还是小男孩,在这里。外面的世界有很大的船要开,很远很难的路要走,锋利的剑要举。无数眼镜在看,他们要做不动声色的大人。


但这里不用,他们还躲在世界之外,在最冷酷最难堪的地方,却只要有对方就可以做男孩子,能孩子气的耍赖和不讲道理。
我就是会为男孩子心动啊。


Ⅷ.
再看时我喜欢上肖总 ,他当然有这个魅力。


理直气壮的混蛋都有。


他不觉得自己是坏人,他甚至是有种崇高的责任感和义气——他要,他也必须拯救mark拯救fb,他们天生就是一伙他们该是一个俱乐部。要知道这是硅谷,天才和混蛋是不轮休无缝对接的早晚班。他才懂mark的天才,那个乖巧巧甜兮兮的小少爷哪里知道,池塘里是不会有大鱼的。


Sean Parke就是硅谷梦,只要他在永远都硅谷夜未眠。


硅谷公主,梦想家,playboy,天才,混蛋。


他是硅谷的一部分。


贪图享乐,不顾情意,落魄到底也要最新的宝马——为了配美人。为痛快会刻薄又下流的丢支票,在拳头还没举起来就缩头怂包的跳到一边,要活就离不开哮喘喷剂但就算死也放不下某些刺激违禁品,在法律和道德边缘反复横跳。


不用但是,人人都爱他,至少人人都会原谅他,他是自家小孩,他说会给你买花。


Ⅸ.
一边生气没和自己商量就去加州一边开新帐户为他的夏令营存钱,一边跟他打官司扯皮一边为他做另一场官司的辩护。
是矛盾的人。不坚定的人。心软的人。妥协的人。
和他截然不同的人。

评论

热度(68)

  1. 橙Q吞针 转载了此文字